Wednesday, 31 July 2013

等了二十五年的同学会

上星期六,我出席了自中学毕业以来的第一场同学会。

那是一场,阔别了二十五年的同学会。

二十五年未见面的同学,见面时的第一句话,到底要说些什么?

那些一直挂念着的,却已失去联络的同学,会出现吗?

如果同学问说女儿有没有回来这里,我又要如何作答?


怀着这样既兴奋又忐忑的心情,我制作了一份“回娘家”的拼盘。

盘子上的小女孩之原型,出自阿果之手。小女孩身穿的蓝色校裙,是以染成了蓝色的蛋皮裁成的。小女孩手上拿着的,则是以小番茄充当成的小气球。拼盘上的配料,包括了核桃、毛豆、甜豆及红辣椒。是的。这一拼盘是我做给那个喜欢穿着蓝色校裙到处跑的小女孩的。



其实,对于母校,我一直是怀着愧疚之心的。

因为这样、因为那样,我并没有让女儿回到我的母校上小学。因为这样,毕业以后,我一直都没有再回到母校一趟。


在上个星期六,大约150人出席了毕业二十五周年的同学会。

那天,在微风中、在细雨里,我终于回到了久违的母校,见到了多年不见的校长、老师及同学。

学校刚在去年重新建成。除了校门的入口、操场、跑道还在相同的位置外,其余的,好像都变样了。鳄鱼池不见了;姐妹同心桥缩水了;就连我们一直理所当然的种满一盆盆九重葛的走廊及阳台也不复存在了。这个地方,一下变得陌生了。

还好,人都没变。

校长依旧是当年的校长。依旧是那位把所有学生当成自己女儿看待的校长。(校长原本已经订了出国游玩的机票的;但听说了我们的这个同学会,就二话不说,把机票给取消掉。)

老师们也一样。或许不能一一把我们的名字给叫出来,但是,看到我们时,依旧能说出我们各别的糗事特点。

同学们就更不用说了。大家一见面好像顿时就恢复到当年那个十六岁的少女身份,哗啦啦地把当年未来得及说的话,恨不得一次过把它给全说完。

我之前的不安,原来是多余的。

原来,那个住在心里的小女孩,一直都未曾长大。

她一直都在等待这样的同学会。


看,这就是当天的全家福!


4 comments:

  1. Such a fun food art! Such a nice group photo too!

    ReplyDelete
    Replies
    1. Thanks!
      This reunion photo is just so precious to each and everyone of us. :)

      Delete
  2. 我在初院和大学时,曾从来自你学校的同学听过你们那位如同妈妈一样的校长。:) 小女孩的造型很讨喜,太可爱了!对了,上星期终于忍不住追看了<听你的声音>,昨天已看到了16集。好期待今晚的大结局!

    ReplyDelete
    Replies
    1. 谢谢你的赞美。:)
      是的,我们的校长,的确是教育界里不可多得的教育工作者。她对于教育之热忱与执着的精神,永远都会被我们这些“女儿们”歌颂的。:)
      我今天一大早就迫不及待追看《听见你的声音》的大结局了。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你追戏的速度,还真的是让人佩服啊!

      Delete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